【上海一对夫妻开网上赌场】所有参赌人都被处

  随着网络的发展,各式各样的游戏软件不断出现,这些软件本是娱乐放松的平台,可也有人投机取巧,利用游戏进行赌博,从而非法盈利。就在今年2月起,上海的一对夫妻非法利用网络开设赌场。二人利用一麻将游戏app开设网络赌场,以建群立规的形式组织数十人进行网上赌博,并通过赚取赌博房间差价的方式从中非法获利。自以为能瞒天过海,却最终锒铛入狱。

  

  这是一个名为"上海明星麻将"的游戏app,从界面上看,这和大家平时玩的其它麻将app差别不大,都是通过充值游戏币或购买房卡的方式进入游戏。但由于受到相关法律和金额的限制,这些软件只涉及虚拟游戏币的增减,并不能赚取现实货币。但快捷支付却让一对夫妻采用线上赌博、线下结算的方式,从中抽头渔利。

  据介绍:犯罪嫌疑人是家住宝山的一对夫妻,丈夫姓金,做火锅店生意,妻子姓聂,是一位全职太太,今年30多岁。

  

  

  丈夫金某平时爱打麻将,2017年金某在这款名为"上海明星麻将"的app上游戏时加入了一个200人的大群,并在群中认识了一个专门收台费的人,此人主要通过在游戏中帮玩家购买"房卡"并从中赚取差价谋利。

  金某和聂某夫妇在商量后,先建了一个名为"旺的来研究"的微信群,把爱打麻将的朋友们拉入其中;后由聂某申请一级"推广员",利用身份优惠将原先3元一张的房卡成本降低为1元。

  

  金某在该软件上建了一个名为"旺的来国粹研究会"的"亲友圈",不间断向圈内充值房卡。因为可以省去购卡开支,不少人被吸引到了群中。短短几个月间,麻将群中的人数从50人上涨到了90多人。为了更好地管理游戏群,金某还在群中制定了规则:采用积分制,一分2元,当局结算,由最大的赢家转6元房卡费。

  可好景不长,今年5月,该麻将群的群主号也就是金某的小号被举报封杀。可金某已习惯了坐享其成,不知悔改的他决定再建立一个由多个"2"命名的新麻将群,并将原先比较活跃的玩家又再次拉了进去,但最终东窗事发。

  

  虹口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介绍:“本案中两名被告人是一对夫妻,其中有两个关键点,第一点是他们有一个微信群,专门组织大家一起赌博;第二点是犯罪嫌疑人的老婆有一个麻将app一级"推广员"的身份,她通过这一身份可以低价从麻将app中购入房卡。他们就利用这两点在群里制定群规,每一局麻将结束,赢的人都要付给他6元台费,再利用麻将app中低价购入的房卡赚取差价,这就符合我们刑法中抽头渔利的特征,所以他们触犯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之规定,构成了开设赌场罪。”

  金某交代,因为怕被封杀,所以自己在组建这两个麻将群时都使用的是自己的小号。而那些想要参与赌博的人员,必须先加入微信群,经由自己审核通过后才能进入游戏内的"亲友圈"进行赌博。

  

  本来只有购买房卡才能游戏,现在不仅有一定概率不用支付房费,还可以利用微信群里的积分规则小赚一笔,不少玩家就是在此诱惑下开始了赌博行为。金某说,每局打完后都会有一张截图,上面显示每个人的总分。最后大家根据自己的分数,以两倍于分数的价格在微信群中以红包的形式结账。

  除了红包结账,每局游戏最大的赢家还要在群中发送一个注明"台费"的6元红包,并在每晚由妻子聂某进行逐一收取。

  一张房卡盈利2元,从今年2月到5月,夫妻二人平均每天可以在群里收取300元左右的台费,也就是说群里平均每天进行着50场赌博行为。按照一局麻将4人参与来计算,每天在此参与网络赌博的人次竟高达200。

  “我们很多老百姓可能会在想,这个情况和我们普通打麻将有什么区别,但其实二者是有本质区别的。为什么这么讲呢,我们普通打麻将是按照时间参点等内容进行收费的。但本期案件中最大的特征就是抽头渔利,就是说他付给平台的钱和他自己赚到的钱中间有差价,也就是说他撮合的牌局越多,他赚到的钱就越多。这也就是我们刑法中所说的抽头渔利。”

  检察官提醒:新媒体软件兴起壮大,但并不意味着可以肆意妄为,网络同样受到法律的监管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9834qp.com/a/ganhuo/dezhoupukexianjinpingtai/2019/0416/1067.html